开了一家小店,就此告别那些无聊

前行

 

好几年前在哥本哈根,住的房子楼下有一家红酒铺。

 

我们每天下楼买酒,没有一个顾客,店里永远只有那位丹麦老板自己。

他说他其实只是把自己的小酒库搬到了街道边。

是我们误会他了,他其实不是开酒铺的。

 

某个瞬间觉得这样的人好传奇,有点想成为他。

 

 

然后就这样过了很多年。

 

突然有一天,因为一些奇妙的机缘,有人问从没做过生意的我:愿意在一个很美的老房子里,开家店吗?

 

为了告别那些无聊,决定只花了十分钟。

 

 

想这个店的名字,小隐無二,YIN,也在十分钟之内。

 

大饮于世,小隐于市。

 

 

 

北仓是个很奇妙的地方,破和立,新与旧,交错萦绕。

植物繁荣生长,自成一格。

身处闹市中心,与周围一切若有屏障,却自带一股避世气质。

 

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,这样一处珍贵的地方,初想中的小隐,是妙趣生活场,是FUNIN

 

 

 

生活肆意,痛饮一场在世上,我们的店是一处小小隐室藏于市集之中,思想独立而不从众。

 

無二,则代表着认知自己,并回归自己的态度。

这世间最具能量的独一无二,便是坦率地拥有自我。

 

 

 

身边有几个爱折腾的好朋友,话剧演员、机长、中医。

 

坐在另一个我们都喜欢的小馆里,从做餐厅、咖啡馆、小酒吧还是别的什么,到很快有了现在小隐無二的lifestyle +cafe +bar的形态,只用了一次讨论,就确定了。

 

只有真正疼爱自己的人,才能放弃让他们觉得安全的一切,去尝试新的可能。

 

至今我都觉得,小隐的出现,是我们爱自己的缘故。

 

 

 

打造这家店的过程无比艰辛。

老房子装修过程中反复出现大难题,

披星戴月去处理暴雨天掉落的横梁和碎瓦;

在潮湿阴冷的现场,与设计师同步发烧感冒;

不熟悉开店流程的我们,面临各种预算超支的考验;

筹备期员工契约失效带来的不知所措……

 

开业前一天,放好所有的桌子椅子,打开所有的灯,音乐也响起来。

 

我们站在门口,看着这座闪着光的房子,有点想哭。

 

 

 

 

也有问自己,我们做的到吗?

那些最开始所想象的闪着光的一切,会不会因为不够理想,而达不到期望?

放下安全感去做的事,是不是仅仅对就想开一家店的贪婪?

 

直到翻越过一切,514号,小隐试营业。

 

几乎每一位来过的朋友,都说喜欢这里。

我们才发现,恒久远的,依旧只有某种不明言状的坚持,和不怕不好的勇敢。

 

 

 

也许每个开店的人,对的认知都不尽相同。

小隐貌似界限模糊。

 

卖咖啡、卖酒。

红酒、调酒、精酿、西方东方酒混合。

 

 

 

 

还和四位设计师朋友合作。

卖美好的器皿,也卖灯,卖一点小家具。

 

 

从不觉得小隐無二是家店铺,我们更愿意定义它为一间很美的客厅。

放松、自由、独特。

 

充溢着大自然无需修饰的语言气息,和光影变化带来的不同尺度的感官体会。

 

自有无限种可能。

 

 

这些年四处出差的生活,让很多人表达过对我可以随时移动的状态的羡慕,可我上升巨蟹,内心深处,总藏着那间理想的客厅。

 

一直想要给予小隐的客人,一间精致的客厅,在你推开木门的一瞬,在你落座的任何一个角落。

 

 

 

有朋友说你这里太不商业。

 

就是想每一个进来的人,看到这样的色调,这样的空间,都能产生想要把自己疲怠的身体安顿在某个固定沙发里的冲动。

 

它一直是懒懒的,摆脱掉中规中矩的束缚。

那种舒缓轻松要浑然天成,却产生出意想不到的充沛感染力。

 

 

 

入夏之后,天黑的晚些,有时候路过的人进来看看,拍照、翻书,店里氲黄的灯光有着家的气息。

 

透过宽敞的大窗子,能看到繁茂生长的植物,迈入店门,能闻到咖啡豆的香气。

 

这是小隐的日常。

这就是我们想表达的最接近温暖,最自然而然的日常。

 

 

 

一个习惯了挑剔的朋友说:这房子有特别美好的气场,给了我无法再好的要泡店的理由。

 

真爱这个听起来平淡却高到屋顶的赞美。

 

 

 

小隐试营业,我们没做半个字宣传。

 

一个月时间,下午,晚上,越来越多的人进来,喝咖啡,饮酒,谈天,欢聚。

 

大家坐在一起,轻松愉悦的聊天,谈对一些事的各种见解,拍照发朋友圈,自然而然的从陌生人变成熟人,从熟人变成朋友。

 

他们喜欢,我们默默欢喜。

 

 

 

 

这里就应该是在你聚精会神工作之外,很想坐进来喝一杯的地方。

 

 

随时保持想要来一杯的兴致,不分艳阳当空或是日暮黄昏,是种可贵的情绪。

 

对我来说,每天最放松的时刻,莫过于到自家的店里,开瓶小酒,或是点杯特调SHOT

 

哪怕过了糟糕的一天或外面的一切是寂静岭,举着我的小酒杯,或者闻着咖啡香,就觉得世界是干净甜美的。

 

 

 

喝一些好酒,与知心朋友,度过那些良辰。

 

喝酒可以是一件纯粹又私人的事,也可以是大川大海的事。

 

微醺的欢愉,记得一些得意,忘却一些失望。

 

因为想永远保有那份喝一杯的情绪,也因为不爱从众又怕重复,几个人索性做了一份变换MENU”,让小隐成了一个咖啡小酒的买手铺。

 

 

 

在时尚行业泡了这么多年,对于买手”这个概念,加倍尊重。

 

时装买手被认可,是先用过人眼光、胆识与品位,帮人筛选出最好的部分,这个概念,我们放到了选咖啡和选酒之中。

 

店里常备六款全球精选的精酿生啤,来自丹麦、美国、日本、挪威……即便你每天来,也能在不同的新鲜口味中找到乐趣。

 

我们也很推崇国内优秀的酿酒师,京ATRIP SMITH都出现在小隐的精酿队列中。

 

 

 

任性地只卖日本威士忌,三分之一限量款;

 

红白葡萄酒、香槟、起泡酒,至少有8款以上的酒庄限量特供,我们是不上日常酒单,只有临时酒卡的,喝完不补。

 

咖啡的每季度更换精品豆,一年下来,味蕾环游世界。

 

至于被意式奶咖惯坏的女生,小隐的颜值担当,180以上咖啡师随时可以根据口味订制专属的那一款给你。

 

 

 

最后来说我的心头爱,调酒。

 

这里没有什么按面相调一杯的坏规矩,但我们有丰富、明亮的城市酒单,它糅合每个人行走过的爱与记忆,它有一些小情绪,喝一口就找到了自己。

 

我们也有不落俗套,注重食材混合的创新特调。

为了留住外表很暖内心很酷的女调酒师,彻夜谈心到早上6的故事,以后也会说给你们听。

 

 

 

关于这家店,我们都没有十分特定的企图心。

 

所以,装修期间,不太考虑用料或者家具的花费是不是太高。

决定产品的时候,也没有斤斤计较于每一个的成本和利润率。

 

听起来不是很靠谱,有悖做生意的身份和理性。

 

可愿意放在第一位去考虑的事情,的确就是能不能先打动自己。

 

是真诚的总会被看见。

 

反过来想想,不刻意追求什么,反倒是奢侈的念头。

 

 

尽管偶尔你我都会感知到人生的无常莫测,但愿小隐無二这个美好的客厅,永远是一个任性而自由的存在。

 

我们在这里肆意,不保留好奇与天真,畅饮。

然后聊起那些幸福与胜利,做自己喜欢的事。喜欢自己。

 

 

 

它在哪里?

江北区塔坪55号北仓文创园

 

 

打个小广告,扫扫扫,爱人们关注起来哈!

这个小隐自己的号,未来会有超多走心分享。

ps:开了一个月已经发现,各种故事太有趣好玩,错过简直不要太可惜……

 

摄影:卢根、太宇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小隐無二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